当前位置:亚洲城手机版客户端1>专题>落实新“国九条”专题
加入收藏打印关闭

中国碳交易市场引入期货交易的必要性分析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4日

    2014年5月9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17号,简称新“国九条”),第一次以国务院文件的形式对碳排放权交易作为新增期货品种提出了创新要求,明确提出发展碳排放权等交易工具,充分发挥出其在期货市场中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增强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上述意见无论是对我国试点不久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还是对于丰富我国期货市场在内的金融市场,无疑都具有极其深远的意义。

    解决环境发展问题的需要

    碳排放对人类生存环境的负面影响已经得到充分的验证,而人类生存的环境具有不可替代性,因此应对气候变化早就成为全球性问题。过去几十年里,在共同致力于减少碳排放的道路上,很多国家已经开始了行动。但是由于人类社会发展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巨大,其中又以发达国家在最近两百年内的工业革命中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为甚,因此解决环境问题需要漫长的过程。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其第五次报告中明确指出:人类对气候系统的影响是明确的,21世纪末期及以后时期的全球平均地表变暖主要取决于累积二氧化碳排放,即使目前停止了碳排放,气候变化的许多方面仍将持续许多世纪。这表明过去和现在的碳排放产生了长达多个世纪持续性的气候变化影响。
    从2013年1月中上旬开始,首都北京连续多日雾霾笼罩。在接下来的一整年中原本看似和雾霾无缘的我国中东部诸多大中城市竟频频沦为雾霾“重灾区”。据统计显示,2013年全年雾霾波及多达25个省份,涵盖至100多个大中型城市,全年平均雾霾天数达30天,创52年来之最。目前中国的GDP总量高居全球第二,而碳排放已位列全球第一,在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同时也付出了昂贵的环境代价,如何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保护环境成为当务之急。
    美国环境金融先驱理查德?桑德尔创造性地运用商品和利率期货产品设计的理念和逻辑,设计出一套碳排放的计量、核证、报告、检测、托管、交易、交割等制度,并运用这套思想,推动了全球环境金融概念的形成,最终建立起一个影响全球的碳排放权现货一、二级市场和期货市场。以欧洲最大的碳排放权期货交易所洲际交易所(ICE)为例,2014年第一季度碳期货交易量达到创纪录的24.28亿吨,平均每个交易日的交易量为3850万吨。其中3月27日和28日两个交易日的日均交易量均突破了1亿吨。正是欧洲碳期货市场的高度流动性,促进了整个欧洲的碳排放权交易。
    可以期待,无论在理论研究上还是实践操作中,碳期货市场都不失为我国减少碳排放的一条低成本道路,可以为雾霾的减少出一把力。
 
    我国已具备碳期货交易的市场基础

    同传统期货市场一样,与之相对应的现货市场体系各要素如交易规则、结算规则、人才储备等都是不可或缺的,碳现货交易体系的建立是开展碳期货交易的基础。我国很多企业参与的CDM下的碳交易行为本身其实就属于碳远期交易,买方和卖方根据各自需要签订减排量购买协议(ERPA),约定在未来的某一时间,以约定的价格购买约定数量的碳排放交易权。碳远期交易和碳期货一样都属于碳衍生品交易。可以说,碳现货和碳期货交易体系在我国都早已具备一定基础。
    2013年以前,由于我国没有建立碳交易期货机制,致使我国企业在碳市场中缺少定价权,交易价格偏低,在国际碳交易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尽管无论是CDM项目注册数量,还是CERs的签发数量,我国都位居世界第一。国外买家在我国低价收购大量的碳减排量,转手再到欧洲二级市场进行投机交易获取暴利。巨额的利润驱使国外买家不断压低购买价格,以谋求更大收益,给我国的碳交易价格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鉴于碳期货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已经发展多年,无论期货合约本身,还是交易、结算规则等都非常成熟,值得合理借鉴。在现阶段国内碳交易试点仅有现货交易的情况下,相比较技术层面的问题,政策和法律层面的缺失才是碳期货交易真正的难题。大家已经为碳期货市场的缺失而付出了代价,适时引入碳期货交易机制已经成为必然趋势。

    现行碳交易体系可以引进碳期货交易

    2011年10月,国家发改委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批准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广东、深圳等7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自2013年6月深圳碳排放交易试点开市以来,到2014年7月底第一个履约期的整体情况来看,普遍的现象是主要交易量都集中在履约期前后一个月左右完成,约占整个履约期内交易总量的80%以上。换句话说,交易参与人是为了“履约”才进行“交易”,多数交易参与人参与碳交易都是履约压力的驱动,并不是自发参与市场交易。因为没有期货等交易工具的存在,缺少真正的投资机构参与碳交易,结果就是交易寡淡,让碳交易市场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履约市场”。加之企业对碳现货市场行情的信息掌握不够全面,难以判断碳价走势,参与交易的积极性随之降低。截至今年6月29日,已启动碳交易的试点省市累计总成交量约856万吨,相比12.5亿吨的总配额量而言,碳交易流动性明显偏低。如果引入期货交易,企业既可以提前进行相应的碳资产管理,还可以锁定价格风险,甚至有获利的机会,这对于提高碳市场流动性,鼓励企业减排有着积极意义。

    开展碳期货交易对创新金融期货市场的重要意义

    开展碳期货交易对于碳市场和金融行业都具有重要作用。首先就是可以解决资源的有效配置和风险的有效管理。碳期货交易作为金融业的组成部分,需要以服务整个产业发展为目标。一方面,碳期货行业可以引导相关金融资本通过碳期货、期权等金融衍生品直接或间接投资于创造碳资产的项目与企业;另一方面,不同项目产生的减排量进入碳金融市场进行交易,使得将碳减排量开发成标准的金融产品成为可能。与此同时,上述措施亦有利于市场参与者在制定经营计划和财务预算时,把碳资产作为生产发展的普通生产要素之一,和煤炭、石油和其他原材料等一样,列入企业正常发展规划需要,实现企业由被动接受到主动应对控排责任,并使之服务于企业发展需要的实质性跨越。
    在普通期货市场中,特定商品的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的走势具有趋同性,两种价格受相同的经济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市场参与者可通过对比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之间的差别,对各自的期货合约与现货合约进行调整,事先进行套期保值,以规避现货价格风险。碳期货市场亦是如此,如果没有期货市场对风险进行提前锁定,企业在碳价波动中可能会承受沉重打击。在刚刚过去的履约期,就出现很多有履约义务的排放单位在临近履约期结束时才进行交易,只能被动接受市场上已经走高的现货价格。如果碳市场引入期货交易,就能发挥期货市场风险管理功能,市场参与者可以通过对冲交易将部分不愿承担的市场风险从具体的业务中分离出来,转移给愿意接受的投资者,该市场风险带来的收益或者损失也一并转给对方。另外,市场参与者还可以通过预测市场的变化,即对资产价格的未来进行投资,以获取回报。最后,还可以利用现货及期货不同市场间的价格差异,同时进行交易,以锁定一个无风险的收益。碳期货发挥的作用与 “新国九条”提出的允许并鼓励机构投资者以对冲风险为目的使用期货衍生品工具的意见完全一致。
    当前我国正在面临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我国也正式迈入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新时代。要实现上述宏伟目标,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重新审视期货及相关金融衍生品在宏观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充分利用经济转型这一特殊的历史机遇。目前,人民币国际化、利率市场化以及经济发展全球化的特点使得大家借鉴成熟的市场经验有了可以发挥的舞台。
    环境问题事关重要,上到国家发展和社会经济,下到普通民众日常生活和居住出行。作为全球性问题,解决环境污染带来的气候变化需要全世界共同的努力。IPCC提出了“全球排放上限”的概念,有专家认为此概念的提出是构建全球碳市场的一个契机,并且得到欧盟和世界银行的极力推崇。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若想在将来的全球碳交易市场占得一席之地,需要在碳交易现货市场的基础之上,适时引入期货,迈入全面发展的新阶段。

相关资讯
建议使用 1024×768 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进行访问,低版本IE将不能正常浏览 版权所有@2001-2006亚洲城手机版客户端1 CF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711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C座八层 邮编:10014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