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洲城手机版客户端1>专题>落实新“国九条”专题
加入收藏打印关闭

期货市场国际化路径的战略思考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21日

    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发展方向是我国期货市场的战略抉择,三者内涵和本质应当是一致。市场化应是期货市场的本义,否则就不能称其为“市场”,市场化提出是对现有期货市场未能充分发挥作用的修正。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期货市场也不例外。期货市场的特征决定了市场化和法治化的期货市场一定是国际化的,坚持期货市场的市场化、法治化就是坚持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期货市场国际化的核心体现在国家能够取得大宗商品市场定价权,实现风险管理。
    境外期货市场国际化经验
    境外成熟的期货市场是高度国际化的期货市场,无论是市场主体还是市场业务国际化程度都很高。
    一是交易所组织形式国际化。企业是市场经济的细胞,现已为国际社会交易所广泛采纳。交易所作为承担履约担保职能的期货市场核心,一直处于创新变革的最前沿。自从1993年瑞典斯德哥尔摩证券交易所率先进行企业化改革后,交易所企业化的浪潮丝毫没有衰退的迹象,采用富有竞争力的企业化、集团化、规模化经营更能适应变化莫测的市场环境,是大势所趋。2012年香港联合交易所收购LME后,借鉴LME的经验开始开展商品期货交易。
    二是交易所合作国际化。随着全球化趋势与日俱增,交易所间的国际合作越来越深入且形式亦趋于多样化。如CME集团与马来西亚、南非等地交易所采用的结算价授权模式合作,与印度、巴西等地交易所采用的交叉挂牌模式合作,与新加坡交易所采用的相互冲销模式合作。欧洲期货交易所今年5月推出以台湾期货交易所台股期货与台指选择权为标的的每日到期期货。
    三是交易所会员国际化。交易所境外会员比例也是期货市场国际化程度的体现。如NYMEX中45家结算会员中大部分都是跨国的商业银行、投资银行、证券企业及全能型的金融集团,其中有6家在美国境外注册,占总数的13%;61家非结算会员中7家在美国境外注册,占总数的11%;SGX对会员没有国别限制,只要满足一定的经济条件,任何企业和自然人都可以成为会员,2011年有70%会员是国际会员,其中包括第一家来自中国的会员——广发期货。
    四是投资者国际化。只有开放程度和市场化程度高的期货市场,才能吸引现货商和不同层次的交易者入市交易。如新加坡期货市场对国外资本和投资人没有特殊限制;巴西允许境外自然人或法人及总部在境外的外国基金和投资机构在巴西期货市场交易,境外自然人或法人投资者可以与境内投资者在同等范围内进行投资。
    五是期货商业务国际化。国际市场上期货商业务范围由市场需求的多样性和差异化决定,包括经纪、自营、结算、场外交易、期权发售等。台湾地区期货企业除经纪业务外还可兼营期货顾问、证券经纪及自营业务与授权从事期货全权委托交易等业务。证券行业与期货行业混业经营,证券商既可以自营期货与期权业务,也可以兼营期货经纪业务。

    推进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的建议
    与境外发达期货市场相比,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发展明显滞后。CME集团荣誉主席、“全球金融期货之父”利奥?梅拉梅德在2014年4月博鳌论坛上表示,“中国期货市场过于封闭,应该尝试向国际市场进一步开放。”
    一是完善会员制交易所,逐步改组为企业制。从国际期货交易所组织形式改革的趋势看,企业制已成为全球交易所的基本组织形式,而我国四家期货交易所除中金所是企业制外,其他三家都是会员制。国际社会的会员制交易所的会员大会理应是最高权力机构,能够充分跟享有业务决策、人事权。我国的会员制交易所并非真正的市场主体,会员大会不能充分发挥其职能,会员的利益诉求与交易所的利益诉求存在差异。即使是企业制的交易所,其业务决策权、人事权不能自主决定。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精神,把会员制交易所改组为企业制交易所,使之成为市场主体,使之成为真正的自律监管者,这是构建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期货市场的必经之路。推动会员制向企业制的转变应在《期货法》中对现有法规中“交易所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调整,扫除法律制度障碍。
    二是深化与境外交易所的合作。在国际化的大背景下,国内交易所也积极谋求国际间的合作,如与境外交易所签署谅解备忘录、产品合作开发和研讨交流等。但合作的层次和范围还比较浅窄,境内交易所可以尝试与境外交易所开展深层次、广范围的合作,比如品种互换、会员互换等。近日上证所与港交所的“沪港通”这一有益尝试有望扩大到期货市场,港交所正在积极推动与内地期货交易所合作,如此不仅增强期货交易所品种的市场影响力,还能吸引其他期货市场的交易者参与境内期货交易。当然,与境外交易所更加深入合作应有赖于交易所的企业制改革,实现股权层面合作。
    三是消除境外会员进入门槛。目前注册地在境外的企业法人或其他经济组织仍然不能在国内独立设立期货企业,更不可能成为交易所的会员。交易所会员必须是在我国境内登记注册的企业法人或者其他经济组织。随着国际化的推进,应当允许外资直接成为交易所会员或者通过在境内注册后成为交易所的会员。
    四是投资者既要请进来又要走出去。注册在上海自贸区的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即将推出原油期货,迫切需要国际市场投资者进入,其面对的交易者可能是国际的石油期货商或现货商。“请进来”可以促进期货市场的投资者多元化。目前国外法人、自然人还不能直接成为我国期货交易市场的参与主体状况限制了国内交易所价格影响力的扩大。在我国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期货市场可以采取证券市场的QFII制度作为一种过渡性制度安排。从境外期货市场路径来看,QFII进入期货市场一般是从金融期货到商品期货。2002年QFII进入我国A股市场后会产生对股指期货等风险管理工具的需求,因此2011年证监会《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交易指引》的颁布,QFII已经可以从事股指期货交易,但只限于套期保值交易。2012年《特殊单位客户统一开户业务操作指引(暂行)》的出台,金融机构在商品期货的开户环节上有了法律依据,但QFII进入商品期货还面临一些障碍,如境外企业增值税发票的开具问题、符合国际惯例的保税交割票据流转问题。“走出去”要求支撑境内投资者参与境外期货交易,进行风险管理。至今境内单位或者自然人从事境外期货交易的法律制度一直没有出台,除少数企业取得参与境外期货交易资格外,其他企业和自然人无法合法地参与境外期货交易,导致大量企业及投资者通过非法途径参与境外期货交易。既然“堵不胜堵”,不如采取“疏”的策略,鼓励境内企业和自然人通过合法途径参与境外期货交易。在我国外汇市场仍然存在部分管制的情况下,QDII制度无疑是一种现实的选择且2013年6月内地的QDII已经开始参与台湾期货交易。随着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加快,除QDII外,也应为境内其他法人、自然人等参与境外期货市场松绑,如取消对国企套保有效性80%-125%的限制(IASB在套保会计准则的修订中取消原有的套保有效性的量化标准,而以原则化的定性要求作为标准)。
    五是扩大外资参股境内期货企业比例,允许境内期货企业开展境外业务(亦是请进来又要走出去)。期货市场是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市场,外资参股期货企业将给国内期货行业注入新鲜血液。2011年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下发《外商投资产业引导目录(2011年修订)》明确表示外商可以投资期货企业,但中方必须控股;2012年证监会发布的《关于期货企业变更注册资本或股权有关问题的规定》规定“单一境外投资者间接拥有期货企业股权权益的比例应当低于5%”,一方面标志外资参股境内期货企业的大门正式开启,另一方面意味着进入的大门只开启了有个缝隙。外资股东在并购期货企业时往往倾向于全资购买或成为绝对控股股东,5%的持股上限对于外资参股的吸引力非常有限。目前国内仅有荷兰银行入股的银河期货、东方汇理金融入股的中信期货、摩根大通入股的中山期货三家外资参股期货企业。除扩大外资参股境内期货企业的比例,还要鼓励境内期货企业开展境外业务。2006年证监会批准广发期货、永安期货等国内6家期货企业在港设立分支机构,这些企业基本采取与境外金融机构签订代理协议、通过境外金融机构结算的方式运作,但这些分支机构还不能代理内地资本在香港市场进行交易,也不能代理国际资本在内地进行交易。2011年证监会选取中国国际期货、永安期货和中粮期货三家期货企业作为参与境外期货经纪业务试点,这意味着境内期货企业可以直接参与全球期货市场交易,国内的企业或自然人可以借助这三家期货企业参与境外交易所的全球期货交易,与此前期货企业在港设立分支机构从事期货业务有本质区别。2014年初LME接纳广发金融交易(英国)有限企业(GFFM)为圈内交易会员,首家中资背景的LME圈内会员由此诞生,期货企业国际化迈出了新的步伐。通过期货企业国际化可以带动国内企业熟悉国际市场交易规则、通过国际市场进行风险管理,发挥期货企业中介桥梁和信息中介作用,满足境内企业或自然人参与境外期货市场的需求,避免出现交易者已经走出去了但是期货企业还没有走出去,导致已经走出去的大的机构投资者只能通过境外中介进入全球期货交易市场,经常陷入商业圈套的状态。

相关资讯
建议使用 1024×768 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进行访问,低版本IE将不能正常浏览 版权所有@2001-2006亚洲城手机版客户端1 CF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711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C座八层 邮编:10014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