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洲城手机版客户端1>专题>创新意见大家谈>媒体声音
加入收藏打印关闭

[中国证券报]券商的大投行棋局:落子大宗商品蓝海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5日

7月骄阳之下,“在云端”,是中信证券大宗商品业务线行政负责人、实行总经理裴晓明的真实写照。电话拨通的这一刻,他还在山东日照代表中信寰球商贸(上海)有限企业与日照钢铁集团签订国内首单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下一刻,他便已飞往上海洽谈贵金属、船舶租赁业务;洽谈结束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北京总部,与相关企业沟通碳交易的事宜。 

 

    “中信证券对大宗商品业务非常重视,可能是证券行业第一个建立大宗商品一级部门的证券企业,这在顶层设计上为大家的商品业务发展打开了空间。”裴晓明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中国应该有国际级的大投行,大宗商品业务则是中信证券这一布局的关键。 

    据业内人士先容,目前券商参与大宗商品业务的主要方式,一是通过控股和参股期货企业进入大宗商品市场;二是通过固定收益部门(FICC),参与商品期货的自营。而中信证券在这两种模式之外,开辟了第三条道路。 

    “中信证券是在中信期货及其风险管理子企业之外,独立设置大宗商品一级部门,这无疑首开了券商直接参与大宗商品业务的先河。券商的介入将扩大商品市场的容量,将为处于迷茫期的实力较弱小的期货业提供创新示范,有助于创新步伐的加速。但期货企业也将面临券商交叉持牌照的垂直冲击,未来也许有很多期货企业会退出舞台,化身为券商的一个部门。”业内专家点评道。 

 

    布局:中信证券的大宗商品蓝图

 2013年12月3日,中信证券大宗商品业务线作为一级部门在中信证券大厦正式成立。在国际大投行纷纷剥离大宗商品业务的背景下,它的成立,散发出了些许特殊的意味。 

  

   “在成立之初,大家也曾拷问自己: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已经过去,市场发生分化,老一批玩家JP Morgan、DB、Barclays、Morgan Stanley等纷纷退出大宗商品市场,大家还要开展大宗商品业务吗?”裴晓明回顾成立之初的考量时表示。 

   在深入剖析了中国大宗商品当前局势之后,看到新一批玩家如BTG、Macquarie、Mercuria、Rosneft 等逆向进军商品市场后,极具战略眼光的中信证券高层领导豪气万千地拍板决定:中国应该产生国际级大玩家! 

   放眼全球,中国是各类大宗商品的最大消费国或生产国,贸易覆盖几乎所有类别大宗商品,且近年来,从农产品到工业品,许多产品的进口量与日俱增,对外依存度日益增强。虽然在经济增速下滑的背景下,商品贸易的增量在下降,但存量却依然稳定巨大。同时,目前市场体系并不完善,企业对于大宗商品市场的认知和参与不够,其中存在着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巨大市场空间。 

   “大宗商品关系国计民生,大家对于业务的定位就是‘金融服务实体’,以客户的需求为导向,用金融创新特别是交易创新推动业务发展,未来大宗商品业务的主要发展方向不是投资而是服务。”裴晓明先容说,在研究了国际投行发展轨迹以及国内相关经验之后,部门的定位是衍生、电子盘、实货并重的业务发展策略,核心就是为企业、行业服务。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目前国泰君安证券、中金企业、中银国际证券等证券企业均参与了大宗商品业务,但主要是将其放在固定收益部门(FICC)或销售交易部通过自营交易盈利。而在海外市场,投行的大多数交易收入也来源于FICC,但目前这一收益正在萎缩。 

   据研究机构Freeman Consulting研究报告,高盛2013年的FICC和股票交易收入占其投行业务总营收的72%,低于2010年的82%。摩根士丹利则是占投行业务总营收的70%,远低于2003年时的82%。但在去除股票交易的收入后,FICC在交易营收中所占比重正在大幅萎缩。 

   “许多券商的商品业务是放在FICC下的,但大家认为,商品和债券从客户群体到交易对象到交易方式上,差异很大。而且,国际资本市场包括股票、债券、商品和外汇四大市场,从这个角度看,商品不是某个业务种类的概念,而是一个市场的概念。于是,大家在向领导汇报的时候,便提出一个方案,建议把商品业务当作独立的平台建立起来,深入到大宗商品产业链当中去。”裴晓明先容说。 

   从拍板到定位到落实,中信证券自上而下的效率高得惊人。很快,大宗商品业务线作为一级部门在北京朝阳区的中信证券大厦有了独立的办公室,迈开了券商直接进军商品市场的步伐。 

 

     落子:贵金属矿石碳交易能源四大业务 

 

  

   2014年7月23日,日照钢铁集团与永安资本、中信寰球商贸(上海)有限企业(以下简称中信寰球)在日照签订了国内首单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标志铁矿石行业一口价定价模式遭遇挑战,基差定价模式将逐渐取代其在业内的地位。 

   中信寰球商贸企业正是中信证券旗下二级子企业,是经向监管部门备案设立的实货业务平台。在首单交易中,日照钢铁与中信寰球签订的基差贸易合同为5000吨铁矿石。基差贸易是国际大宗原材料市场领域比较普遍的贸易形式,基差定价的基本原理是,采用“期货价格+基差”的方式来对现货定价。即买卖双方签订购销合同时,暂不确定固定价格,而是按指定交易所的期货价格锁定基差,由买方在装运前选择某一时点的期货价格作为最终交易价格。 

   “基差贸易的本质,最通俗的说明就是在锁定货源的基础上,由买方在一定时间内自主点价。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签约,意味着给企业运用期货工具的传统思维又打开了新的一扇门户。”日照钢铁集团董事长杜双华表示。 

   今年以来,铁矿石价格持续下跌,一口价的贸易模式导致许多钢铁企业、贸易商在高位接货,而基差定价可以使企业规避一部分价格下跌的风险。 

   “中信寰球是中信证券在上海自贸区筹备的一个商品贸易平台,这在券商中也是比较领先的,许多商品业务都是在这个平台实现的。除了铁矿石基差贸易之外,大家还在上海清算所做掉期交易,在大商所做期货交易,并计划参与现货交易所的贸易,将这三大交易方式串联起来,形成现货、场内衍生、场外衍生的互通互补概念。”裴晓明先容说。 

   除了铁矿石等干散货业务之外,目前,中信证券在摸索中尝试开展了贵金属、航运船舶业务、碳交易等业务,初步取得了一些成绩。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这四大业务中,贵金属业务由于期现货市场框架清晰,开展最为顺畅,经过半年筹备已经走上正轨,交易量和收益也逐渐攀升。 

   其次是船舶业务,主要体现在船舶租赁和航运指数交易上。“上海清算所有人民币FFA指数交易,但由于市场较新,成交较清淡。中国船舶制造行业目前经营较惨淡,船东弃船的事情时有发生;另外,这一行业已经处于低谷期多年,中国又是船运大国,需求很大、市场很大,大家设想这个行业应该有种方式可以去改善这一现状,于是便参与了人民币FFA交易做市商。在交易过程中,大家发现金融服务在这个市场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当时江苏一家国内船厂因为船东现金流出问题,一艘新船造到一半变成烂尾,于是,大家便通过商贸平台将这艘新船买下并完成后续建造工作,这缓解了船厂的资金压力也给他们腾出了船坞,然后转租给一个运输企业运营。这也节省了运输企业买船的成本,每年只要支付一定租金即可,实现了三方共赢。” 

   碳交易也是其业务重心之一。去年11月28日,北京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开市启动,中信证券也参与了第一单交易。“国际上参与碳交易的一些大型金融机构,一般都把碳交易业务和能源等大宗商品交易捆绑在一起,因为一般说来碳排放的大户企业,也是能源消耗大户,他们在被纳入碳交易体系后,在对煤、油、电、气等能源大宗商品继续有需求的同时,会相应增加对碳资产管理和交易的需求,相应的对碳资产管理、价格锁定、套期保值、风险对冲以及融资等方面需要金融机构提供完整的覆盖煤、油、电、气以及碳资产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方案。”裴晓明说,未来还将密切关注有色金属、能源等市场。 

     

       变革:混业时代的大洗牌 

 

  

   事实上,除了中信证券外,中金企业等券商也关注到了商品OTC市场的潜力。中金企业高层人士表示,为了满足客户需求,企业已基本搭成了全球衍生品通道和平台,以满足这些客户的初级通道需求。“目前大家的机构客户,如果要想参与衍生品交易,至少全球包括国内四家交易所,国外几乎所有重要的交易所的交易,大家都可以实现。同时,大家也在境外为客户做了许多商品OTC服务,目前想延伸到国内。中信证券在这方面走在行业前列,很多经验值得大家借鉴。” 

   “券商参与商品业务有利于扩大商品期货容量,价格发现功能更加完善,风险管理的工具运用模式也越来越丰富多样,特别是场内期货和以场内期货为标的的场外工具。而期货企业也面临券商交叉持牌照的冲击,行业也面临洗牌,未来期货企业并购将更加严重,甚至会演变成券商的一个部门。”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表示。 

   不过,目前期货企业和券商之间合作关系大于竞争,业务存在交叉的期货风险管理子企业对于中信证券直接试水商品业务似乎并不排斥。 

   新湖期货风险管理子企业上海新湖瑞丰金融服务有限企业董事长李北新指出,金融机构都有参与各种衍生品市场的动力,而中国目前还是制造业大国,在经济低迷期,实体企业确实存在借助金融工具管理风险的需求,市场的蛋糕很大,创新的空间也很大,但期货企业及其风险管理子企业还处于创新的摸索期、迷茫期。具有资本实力、资源实力和平台优势的证券企业,直接加入到这个市场,可以为期货子企业的创新树立榜样,带动期货创新提速,对于期货行业无疑是有利的。当然,这也将给期货业带来压力,促使大家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 

 “证券企业开展商品OTC业务,发展现代商品投行业务,可以创新性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也将满足证券企业业务创新、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的需要。”某券商权威人士在近期由大商所联合中国证券业ca88举办的“证券企业创新服务实体经济”研讨会上表示。 
 部门成立后的半年来时间里,裴晓明深感创业之艰。“‘在云端’、‘空中飞人’确实是我的现状。上半年,部门主要任务是把平台、团队搭建好。大家的优势是金融服务,但现货方面却不甚了解,对于精通金融又懂得现货贸易的人才十分渴望,但这块人才恰恰是最稀缺的。这半年来,大家陆续从国际投行、业内知名企业等单位挖来精英人才,万里长征才得以迈出第一步。” 

相关资讯
建议使用 1024×768 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进行访问,低版本IE将不能正常浏览 版权所有@2001-2006亚洲城手机版客户端1 CF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711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C座八层 邮编:10014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