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亚洲城手机版客户端1>研究与出版>出版物>《中国期货》>2015年>2015年第六期
总第四十八期
加入收藏打印关闭

【封面文章】境内交易所高层论坛:期市新机遇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07日

  主持人:

  中国证监会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 郑学勤

  讨论嘉宾:

  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助理 党剑

  郑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 张凡

  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 李正强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经理 胡政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企业董事长 周明

  

  郑学勤:有请党总讲讲“一带一路”和国际战略机遇,你们有很多产品在“一带一路”沿线,还有很多措施在配合国家战略。

  期货市场国际化机遇

  党剑:大家宋理事长有公务不能参加这个会,也代为致意。郑总让我第一个讲是因为后面还有机会纠正我的错误,所以就先抛砖引玉。

  上期所的产品经历了二十几年的发展,也得益于整个国内商品期货市场的发展成果,在交易、结算、风控、监管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绩。大家的14个品种和其他交易所品种一样,在国际化方面都有所尝试。这些品种对于服务“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服务经济转型、为企业保驾护航等都有比较大的意义,大家觉得重任在肩。

  下一步,大家会结合“一带一路”战略开展相关工作。以境外交割品牌为例,现在大家已经有四个品种,39个境外交割品牌,包括铜、铝、锌、镍,尤其是铜,有12个国家的30个交割品牌。另外,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生产的天然橡胶可以在大家这儿交割;符合伦敦金银市场认证的20多个黄金品种也可以在大家这里交割。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大家在服务“一带一路”品种上的安排,包括在可覆盖的领域内,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4个国家,能够尽可能地设置保税交割仓库,大家的经验也能够起到一定借鉴作用。在这方面,大家希翼和其他交易所合作,包括铁矿石现在也开始了国际化进程,从而发挥国内商品期货保驾护航的作用,在下一个十年中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提供更多保护。

  李正强:刚才党总提到铁矿石问题,李主席和尹主任也都讲过,尹主任还专门提到铁矿石国际化,我感觉挺振奋,尹主任还提到期货市场本身就是国际化的市场,也很受启发。从去年开始,大家就研究怎么在海外市场引入铁矿石期货,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各项工作都在有序推进。在当前市场情况下,期货行业应该在国际化方面更有紧迫感。“十三五”规划建议讲得特别清楚,开放是国家发展的必由之路,期货业不能偏,不能走特例。

  最近习总书记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的今天,也就没有中国的明天”。我想这句话套在期货市场也完全适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专门讲到一句话,“扩大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境外机构从事特定品种的期货交易”,国家的战略部署和具体要求都非常清晰。这样的背景下,期货市场必须成为国家战略推进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拖后腿。

  此外,整个中国经济已经深入融合到世界经济里。大家的金融市场开放也在大踏步推进,比如人民币已经进入SDR篮子,而且比重还不低,股票市场有QFII、沪港通等,期货市场也要跟上金融市场改革开放的步伐。

  从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大家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应该有义务为国际市场提供公开、透明、公正的价格,这样也有助于大家从贸易大国走向贸易强国。基于这样的考虑,特别希翼上期所原油期货早点推出来,这是里程碑式的创举。

  铁矿石期货国际化问题,大家一直在做研究,做了很多准备。铁矿石期货上市已有两年多时间,有5000多个国内法人客户参与交易,相对来说运作比较成熟,国内企业和个人比较熟悉这个合约。我想这都有利于大家推进铁矿石国际化,能适时平稳推出,推出后能有效防控风险。大家也会做一些准备工作,配合“一带一路”战略的有效实施。

  发挥市场定价机制作用

  郑学勤:李总讲的很有道理,大家要开展更高层次的国际竞争,商品国际化,争夺市场定价权,不能是碎片式、象征式、政策性的开放,应该是全面、全渠道的开放,市场走通了才能真正形成市场价格。

  中国进口原料、生产商品,商品最后的目的地是西方,所以定价中心也在西方。如果中央政策一直贯彻下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会慢慢以中国市场为主。要想以中国市场为主,首先中国市场要做得好,这就涉及到理清政府和市场边界,减少对价格的干预。边界应该界定在什么地方,你们在市场一线最有发言权,张总能不能给大家先容一下。

  张凡:国家定价不是拍拍脑袋就出来的,大家熟悉的成品油国家定价也有一个价格机制。郑商所相关品种价格都是从国家定价一步一步走向市场化,大多数农产品原来都是国家管制的。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有几点认识:

  第一,对于国家严格价格管制的品种,期货市场的作用空间是非常有限的,不要人为地制造市场繁荣。如果人为地去制造繁荣,可能是市场风险,也会造成期现货价格的背离。

  第二,对于国家已经放开价格管制的品种,要认认真真地接好班,要更好地贴近现货市场,合约设计和规则制定都要符合现货市场的规律和实际,在这个方面,期货市场就有其发挥作用的空间。比如,近两年对于棉花、菜油,国家都取消了临储政策,市场化程度提高,相关期货品种的市场功能就充分体现出来了;然而,主要口粮品种,像小麦、稻谷,现在还有保护价收购政策,期货市场发挥的作用就会弱一些,这都是非常客观的事实。

  第三,既然国家选定了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某些原来管控比较严格的商品也将逐渐走向市场化,或者说市场化定价程度在不断提高,比如:原油、电力、天然气等。对于这些品种,既然选择了市场化定价方向,期货交易所就应该有足够的敏感性。实际上,早几年前郑商所就把眼光投放到相关品种上,现在国家政策全面推进,大家也在组织相关人力、物力,加大对电力、天然气期货的研发力度。

  总之,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市场化的选择方向,“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已经写进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相关报告,这一点应该说是非常明确了。

  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刻不容缓

  郑学勤:大家先跳过胡总,找到周董事长。周董事长此前在深交所一直负责衍生品交易,他对期货市场很有感觉。“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到清算所的监管,我想请周董事长谈谈理解。

  周明:今天的主题特别好,“跨境·跨界·跨越”。沪港通做得非常好,一年了,换汇都由大家来做;“跨界”也做了,ETF期权后台清算是大家做的。十年前,我在深交所参与过金融衍生品研究。深交所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现在还在研究。郑博士为体现对我的重视,让我排在中金所前面讲,也体现了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性。

  金融基础设施不是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实际上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有一段话,最重要的话,我念一遍便于大家的理解,“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保障金融市场安全高效运行和整体稳定”。五中全会提出的“十三五”规划建议再次提及,“建立安全高效的金融基础设施,有效运用和发展金融风险管理工具,防止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

  为什么这么重要?实际上刚才ISDA的Scott O’Malia先生讲到,2008年金融危机后,G20国家十分重视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都在自评估、互评估,而且给出了时间表。中国也特别重视,人民银行牵头,证监会也在组织。我讲一下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性:

  第一,金融基础设施确实保证了市场的高效稳定运行。对参与各方,包括清算银行,都在提高其效率。

  第二,金融基础设施是防范系统性风险守住底线的工具。2008年金融危机,场内市场非常稳健,场外衍生品市场出现了问题。这意味着要有金融基础设施这样的后台支撑。

  第三,金融基础设施可以为监管提供服务,包括监管预警。为什么G20提到金融基础设施?就是要把数据集中。场外衍生品市场没有数据集中,也没有集中清算,从而根本没有预警,突然就发生了系统性风险。

  金融基础设施得到了我国高层和国际机构的高度重视,中国结算也在做工作。去年开始,大家已经实现证券账户统一,一码通已经完成,并且运转得很好,在这次股市波动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大家的数据分析、比对,对决策有很大支撑作用。大家也和中金所有监管合作,提供了一些账户数据分析。

  大家下一步要做的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要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账户体系。期现要一码连接,场内场外要打通,包括公募、私募也要纳入进来,现在大家在做一些基金账户整合工作。

  郑学勤:我是交易所出身。场内场外一码通,期现一码通,你们和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上海清算所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周明:大家提供技术上的服务,从监管上来讲,大家没有承担,今后也不会承担。大家将技术上的连接提供给他们,一线的监管还是由中金所去做,他们的职能大家不会分担。大家是在技术上实现数据的统一,尤其是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中,他们的监管更及时、更精准。

  郑学勤:等于建立一个数据库,每个交易者有一个身份证号?

  周明:比对你的交易行为,有些可以大数据比对,对市场的操纵可以看得到。

  郑学勤:这是一个创举,国际上没人做得到。

  周明:国际上是二级体系。

  期货市场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己任

  郑学勤:8月份人民币调整以后,各机构对其国外投资的亏损非常敏感,有没有一个工具可以使用?中金所推出美金兑人民币期货有政策性障碍,有没有可能在这些品种上有些突破,为大家提供一些套期保值工具?

  胡政:我还是要说商品期货,20年的从业经历中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和商品期货打交道。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应该向大宗商品国际化方面积极推进,金融衍生产品应该本着稳妥有序的态度推进产品国际化,从而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

  中国的经济总量已排在第二,人民币的国际应用也非常广泛,关于人民币汇率方面的产品,市场需求特别强烈。刚才的境外交易所论坛中,有的老总已经讲了,这里还有很大空间,还是离岸市场空间。其实在在岸市场中,大家也一直积极研究如何推出服务于人民币国际应用、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和“一带一路”战略的衍生产品。经过几年的准备,一些仿真产品已经运行了两年多时间。

  大家在这过程中意识到一个问题,所有市场都必须清晰地知道需求在哪里。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中金所外汇事业部深入到对外经济联系比较多的企业里,进行研究和分析,看看大家到底应该推出什么样的产品来满足实体经济需求。市场现状是什么样的,这一条我觉得特别重要。

  Leo Melamed的一个观点非常重要,由于技术的发展,衍生产品已经是资产管理中低成本高效率的手段。大家不能单纯强调衍生产品的风险管理作用,还要强调低成本高效率地服务于市场现实需要方面的作用。大家的衍生产品会随着中国对外开放和“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变得更加精细化、精准化,把在岸的汇率衍生产品市场有序发展起来。

  我还想讲一下场外衍生品市场。中国跟欧美市场有很大不同,欧美市场是在场外衍生产品发展非常成熟的基础上,再来发展场内市场,再到场内集中统一清算、场内规范化交易。中国市场没有经历这个过程,大家在发展场内衍生品市场的时候和场外衍生品市场协调配合,看能不能找出一个更合适的方法推出外汇类衍生产品。

  我想讲一个总体观点,随着经济总量的提升,随着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在汇率衍生产品方面的准备要更贴近实体经济的需要,进而开发大家的产品。

  李正强:期货行业高高举起服务实体经济的大旗,几家交易所都在探索。2013年,大家把银行动员起来,开始尝试“银期”合作。银行有庞大的客户资源和信贷优势,在引进产业客户参与市场方面,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最近几年,银行开展的市场推介会明显多了。在服务“三农”模式创新上,2013年永安期货尝试农民租地收益保障模式,新湖期货开展辽宁义县玉米种植场外期权模式,浙商期货在黑龙江嫩江开展大豆种植场外期权模式,这是在银期合作的大背景下开展的。今年,大家把保险行业拉进来,组织、动员保险企业参与服务“三农”的新尝试。

  7月,上海安信农业保险和新湖期货风险管理子企业——新湖瑞丰,开发了针对蛋鸡养殖的鸡蛋价格保险试点,保险企业开发产品,企业买保险,保险企业再购买期货企业提供的场外复制期权,期货企业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8月,中国人保财险和新湖瑞丰开展辽宁义县玉米场外期权试点;9月,农业银行、中国人保财险和美尔雅期货做了鸡蛋目标价格保值及期货价格保险试点,把期货、保险、银行及贸易企业整合在一起,为农户、农业合作社提供有效的保险服务。

  大家感觉到,目前这些运作模式还是挺受欢迎的,特别是这种尝试得到了证监会、保监会的高度重视,保监会给予了非常积极的回应。商品期货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大家呼吁,一方面,加快期权市场建设,郑商所和大商所在这方面已经准备很充分了;另一方面,希翼更多商业银行、保险企业、期货企业积极参与,大家也在做经验的梳理,适当的时候召开一些推广会议,希翼大家更多地参与进来,共同探索商品期货服务“三农”、服务实体经济的模式。现在包括铁矿石、焦煤、焦炭、塑料,都在开展这方面的尝试。

  党剑:大家交易所的发展得益于有色金属、贵金属、能源化工产品比较早地放开,大家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也做了一些工作,包括铜的价格已经成为产业链上很多生产贸易和消费企业的定价参考,一些品种的国际化程度也比较高。但是大家现在也在思考,几十万家企业,真正参与期货市场的少之又少,可能只有几百家,到底是什么原因?期货企业,包括券商,做一些场外产品,对于没有足够人力参与期货市场的企业来说,确实是一个福音,大家愿意在这个方面跟大家更多合作。

  另外,大家也希翼将机构投资者引入商品期货市场。白银期货LOF在深交所上市,得到了深交所、登记企业的大力支撑。大家希翼为市场引入更多活水,让市场需求者有更多机会把自己的风险化解在市场之内。

  郑学勤:我想问周总两个事,一是联合监管有没有可能?你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如果期现通是件很容易的事;二是沪港通也好,深港通或沪伦通也好,对交易所来说都是非常复杂的事情,不同的结算系统、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会员体系、不同的监管,这种方式会不会带来系统性风险?

  周明:大家在设计的时候就已经把各种风险都考虑了,肯定会控制,不会发生系统性风险。这次股市异常波动,实际上给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心带来了成立以来最大的问题,但大家守住了,考验了大家的能力。每天能不能正常清算交收是底线,那几天那么大的交易量,包括各种资金,大家是T+1,国外是T+3、T+2,考验是非常大的,大家完全经受住了。

  现在沪港通运行非常平稳,有几天汇率巨幅波动,大家当时也捏着一把汗,但是大家的规则设计完全经受住了考验,没有给市场造成冲击。大家还要完善沪港通,现在有个什么问题呢?国内证券市场基础制度和国外还有很大差别,包括结算方面的技术制度,在法律上也有很多问题。大家和港交所,以及市场各方,还在不断研究、完善、解决这些问题。随着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我觉得这些问题都能往前推进。系统性风险一定是守得住的。

  郑学勤:从国外来看,沪港通是非常大的创举,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更不要说实现了。我给胡总一个务虚的问题,不是回答具体的政策。你把资金从银行转出来,资金转出来的同时也把风险转出来了,你要承担风险,不然这个市场不是有效的市场。美国行为经济学有研究,如果认为市场没有风险,投机欲望就强一倍。如果没有任何风险管理工具可以宣泄风险,股市中的风险投资者会怎样?

  胡政:风险是一种客观存在,无论是商品市场还是金融市场。正是由于这种客观存在,大家才利用期货管理风险,因为期货能把风险转移、化解。随着实体经济的发展,风险管理工具市场也需要发展,这是市场经济体系里非常明确的实践。在市场异常波动中,交易所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把交易规模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大家的市场一定会经历从稳定到建设的过程,要研究和总结现在的制度设计,有什么可以改进和完善的地方,这样大家的市场才能够更好地发展。

  交易所是一个自律性组织,能依据规则进行自律性管理。当市场出现问题时,大家的任务是反过来认真听取市场的意见,总结这个过程中发生的问题,然后修改和完善规则,再按照修改和完善以后的规则进行自律管理。大家正处在这样的发展过程中。

  (本文根据会议记录整理,略有删改,未经本人审阅)


相关资讯
建议使用 1024×768 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进行访问,低版本IE将不能正常浏览 版权所有@2001-2006亚洲城手机版客户端1 CF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711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C座八层 邮编:10014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无标题文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